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如何做一个清醒梦?我清醒地知道自己正在做梦,甚至还能控制它

2020-09-16 16:09:0639健康网
核心提示:说起睡觉 就免不了各种美梦 比如昨晚

说起睡觉

就免不了各种美梦

比如昨晚

前段时间

有人问我

作为九·言而有信·叔

今天就和大家好好聊聊


新知百科室:控梦篇

我们能控制的梦与普通梦不同

科学家称之为清醒梦(Lucid Dream)


1975年4月12日

人类第一次捕捉到来自梦境的问候

一名熟睡中的男子在短时间内

不自然地动了7次眼睛

这正是心理学家赫恩

与该男子约定好的

从此,看似虚无的清醒梦不再是玄学

而是被科学证实的人类生理现象!


梦是潜意识的反映

而清醒梦则是在潜意识中畅游的通行证

它是显意识潜意识的微妙平衡

下面就来具体说说如何控梦

控梦分为三步

入梦

知梦

控制

只要突破了最难的前两步

你就能嘿嘿嘿,快往下看

1.入梦

有些人总觉得自己很难做梦

甚至已经几个月没做过梦

但事实是

梦一般发生在睡眠的快速眼动期(REM)

因为睡眠以90分钟为一个周期

所以我们会经历好几个REM

也就是

一晚会做好几个梦

2.知梦

知梦即在做梦时就有所意识

而不是等做完梦才知道自己做梦了


听着好像很简单?

那我来考考你

你是否从来想不起梦的开头?

你是否每次醒来缓了好久

才发现刚做了梦?


数据显示,大约只有23%的人

在近一个月中有过知梦的体验


所以

我们需要借助一些手段和训练


①确保有足够多的睡眠时间来经历多个REM

②醒来后回忆梦里的细节

记录梦境中常出现的场景、人物、情节

如果下次再出现这些事物

你就能意识到这是梦了

③订个闹钟

在第4个或者第5个REM醒来

让显意识形成在这个时间点苏醒的习惯

之后即使你在做梦

你的显意识也会在梦中苏醒过来


3.控制

完成上面两步

你已经以清醒的状态来到了自己的梦境

不过先别急着为所欲为


控梦新手初次来到清醒梦

往往喜欢一个大跨步

做些特别违反常理的事

比如和女神做不可描述的事情

或者抢银行实现亿万富翁的梦想


大脑会认为这太不符合常理

让你突然惊醒

一切也就前功尽弃

对于新手

最好从自己熟悉的东西入手

这也是为什么

学生的清醒梦大多发生在校园

上班族的清醒梦大多发生在办公室

至于那些控梦老手

比如尼古·特斯拉

他不仅能做到闪速入梦

还能在梦中保持绝对清醒

也因此,他在自传中提到

熟练的控梦大师(比如我)

已经不需要考虑梦境的合理性

各种脱离现实的东西信手拈来

比如在999光年外的未知星系

建立起自己的文明


看到这

有些人可能会担心

我只能说你电影看得还挺多

硬要说清醒梦可能带来的坏处

那就是在练习知梦时执念过强

导致无法入睡

由此可见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轻易控梦

但后来有人发现了个控梦神器

——戒烟贴


戒烟贴中的尼古丁

会让REM期变得更剧烈

让显意识更容易在梦中苏醒

从而“知梦”


可这么做也是有代价的

停用戒烟贴后

40%的追梦人出现了失眠问题

严重的还有抑郁症


不仅如此

这些人还会被“学院派”控梦者嘲笑

就像开手动挡的嘲笑开自动挡的一样

最后再给大家说说

控梦在现实中的作用


有研究发现

做清醒梦的人在社交上更加

大胆、主动、富有热情

会更有创造力

面对压力和创伤的适应能力也更强

因为他们的许多梦境都与噩梦沾边

但最后往往能主导梦境

以积极的情绪醒过来

- 完 -


参考资料:

[1]Konkoly, Karen and C. Burke. “Can learning to lucid dream promote personal growth.” Dreaming 29 (2019): 113-126.

[2]Schadow, C. et al.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lucid dream frequency and sleep quality: Two cross-sectional studie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Dream Research 11 (2018): 154-159.

[3]Baird, B. et al. “Increased Lucid Dream Frequency in Long-Term Meditators but not Following 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 Training.” Psychology of Consciousness: Theory, Research, and Practice 6 (2019): 40–54.

[4]Soffer-Dudek, Nirit. “Are Lucid Dreams Good for Us? Are We Asking the Right Question? A Call for Caution in Lucid Dream Research.” Frontiers in Neuroscience 13 (2019): n. pag.

特别策划